时尚新闻

时尚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时尚新闻 >

整形医院:“搅局者”的美容经(图)


发布日期:2021-06-29 13:29   来源:未知   阅读:

  连喜艳参加聚会时,朋友介绍她的职业是整形美容医生,在场的其他友人就会问:“你是开美容院的吗?”类似这种情景已发生了很多次,她观察到,可能在大众眼里,美容院和医疗美容院是一样性质的机构。

  其实早在2002年2月,为规范美容市场,卫生部公布了《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将美容分为生活美容和医疗美容两大类。一般的美容院只能向顾客提供皮肤护理等生活美容服务项目,而医疗美容则需要通过手术、药物及物理等手段对人体进行再造性美容,如隆胸、隆鼻等微整项目。

  原本,整形医院和美容院各守自己的一方“阵地”。而如今,消费者渐渐发现,整形医院打起了生活美容服务的主意,美容院也做起了“整形”的生意。

  新兴的整形整容医院相继推出美容纤体服务,进一步“搅乱”本来就已鱼龙混杂的美容市场。相较于一般的连锁美容机构,打着尖端高科技的整形医院,其相关项目的价格也往往更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调查采访了解到,事实上,整形医院其实不只是在正面竞争中抢占美容市场,它们也在和美容院的合作中掘金。

  在生活美容市场巨大利润的诱惑下,整形医院也纷纷盘算起了“美容经”。在不少整形医院的经营项目中不难看到,原来主打丰胸、隆鼻、割双眼皮,现在也悄然推出了美容类项目。

  作为上海一家从事整形美容的专科医院,上海时光整形外科医院也将诊疗科目在整形外科、美容外科的基础上,拓展了美容皮肤科和美容中医科。

  在新推出的中医美容类项目中,包括了刮痧、中医美容薰药、拔罐等。其中刮痧是100一次,面部药熏400元一次,刺络拔罐200元一次。以上项目并无优惠,也不能办会员卡。

  而在一般美容院刮痧价格为70元左右,面部香薰疗程为2000元18次左右,并且极力推荐办卡。相比之下,整形医院的价格略高。

  相关法规明令禁止无资质美容院进行医疗美容,但并未对整形医院拓展生活美容项目有明确规定。但卫生局曾提到,任何医疗机构在开办项目前,都必须经过卫生部门的核定审批。在开办经营后,一旦医疗机构扩大经营范围,或者变更审批范围内的项目,马经绝杀一肖。不再重新核定审查的,都会受到处罚。

  在上海时光整形外科医院一位整形医师看来,整形医院做美容纤体有足够的底气。他认为价格略高于一般美容院的原因之一在于项目的操作者。同样一个纤体项目,整形医院由执业医师进行操作,美容院则由美容技师。

  “美容院的美容师不具备医学背景,在手法和按摩上她们可能有优势,但效果不一定好。我院中医是中医科专家亲自操作,是具有中医医学背景的治疗,效果更好。”上述整形医师称。

  由此,www.909081.com。两者的收费标准也大相径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多家美容院暗访了解到,一般美容院技师提成为8个点,即做一个100元的项目赚取8元。而执业医生则远远高于这个价格,一位整形医生并未透露具体薪资,但直言“肯定比普通技师高”。

  另一方面,美容院培养技师成本低于整形医院聘请执证医师的成本。一位从事美容工作的美容顾问告诉记者:“一个毫无经验的人员通过相关培训即可上岗,通常是由实习技师转为正式技师,快的只需半个月,慢的也有半年的。”

  美容院由于门槛较低,行业从业人员整体素质不高。数据显示,美容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中超过一半为初高中教育水平,大专及以上者仅占10%左右。而整形医院的医生则需要严格的考核,必须具备较高的医学知识,获取相应医疗美容资质后,有一定的临床经验的专业人士才可上岗。

  因此,整形医院在推出生活美容项目时,也常常会打着“专业医科专家亲自操作”的广告吸引顾客。此外,高端仪器、正规管理以及医疗服务质量、具有保障的产品等,均是整形医院用于广告宣传的优势点。

  看似整形医院在挖美容院的墙角,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却在采访中发现,两者并不只存在竞争关系,还有合作。

  中国医师学会整形与美容医师分会会员介绍,从事医学美容项目的美容院必须到有关部门进行执业登记,领取《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后方可营业。

  记者以消费者的名义来到上海市一家美容美体专业机构,美容技师在做着背部按摩项目时,也极力推荐着该美容院的微整形项目。记者质疑美容院并无资质进行整形项目时,技师表示:“大多数美容院确实并没有医疗美容的营业执照,但是我们和整形医院有合作,你拿着我们会员卡去就可以大打折扣。”

  她所说的合作是:美容院为整形医院提供客源,获取自身品牌口碑。整形医院则为美容院顾客提供特惠价格,同时获取客源。

  “比如你要割个双眼皮,拿着美容院的会员卡去和我们有合作的整形医院,只要2000元。但是如果你自己去,就是外面的价格,5000元都在整形医院拿不下来。”上述美容技师向记者补充道。

  此种合作模式下,美容院与整形医院各取所需。而更为普遍的模式是“地下合作”,即美容院私下安排整形医院医生为其顾客进行微整形。

  在外界看来,一般的美容院主要有两大收入来源,即提供美容纤体服务以及销售商品。然而南京某整形医院周医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产品层面虽然是美容院的一个利益点,但只是食物链的底层。现在很多美容院赚钱的项目其实是微整形和整形,其实这是超出他们所允许的业务范围的,属于无证行医。于是也有一些是通过与整形医院合作,推出这些项目。”

  据他介绍,通过美容院为顾客做微整形的医生,大多为走穴医生。连喜艳也向记者表示,很多美容院出高价从大医院“挖”专业医师来做隆胸、隆鼻等手术,美容院没有经过正规渠道从医院请大夫这是违法的,医院也不会批准本院医生到外面去“兼职”。

  然而这种“兼职”现象事实上并不少见。今年8月25日,记者与多家美容院沟通微整项目时,有美容院表示可安排与其长期合作的整形医院进行手术。

  同时也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可根据客户的预算预约不同地方的医生,最低价钱5000左右,是内地医生操刀。如果要预约台湾地区或者是韩国的医生,价钱则会相应更高,台湾医生八千至一万,韩国医生操刀的价钱则可能高达两至三万。其中一家美容院甚至表示,他们正在培训自己的微整方面的团队,但目前尚不成熟。

  这个行业半公开的秘密也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为规范美容市场出台的法规中,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规定提到:不具备开展医疗美容资质的美容院作为中介,安排第三方具备相应医疗美容资质的医生来该美容院做手术应按照无证行医来查处。且行医者利用合法医疗场所以“合作名义”进行非法行医也会受到相应惩处。

  值得关注的是,这一情形似乎正在发生悄然的变动。对于整形医院和美容院的业务界定可能将产生变化,或许“地下合作”将转为公开化。

  上述南京某整形医院的周医生表示:“总得来说,我知道的一些大型美容院还都是很正规的,他们也有在积极转型,争取微整形的执照,以后业务的区分可能也会出现变化,国家可能会放手这一块业务,这部分在一些大型美容院将会合法化。”

  链接:美容院“洗钱”线.美容机构为了追求利益,虚开发票,使美容院实际成了洗钱和敛财的场所。在美容会所之类的高消费娱乐场所,一些不法经营者为了盈利,甚至注册虚假的空壳公司,帮助政府的一些腐败官员虚开发票,以达到洗钱和贪污受贿的目的。北京就曾查处多起因美容而衍生出的系列案件。此类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大多为女性局、处级干部,涉案人员多,波及范围广。

  由于美容而发生的贪污、受贿案件均实施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空间里,而女子美容会所里的高消费又将常人拒之门外,脱离了监管。这种新型的“美容腐败”潮流极具隐蔽性,在各自单位多以“会议费”、“培训费”、“办公用品”和“礼品”等入账,却没有一张发票能够反映出与“美容会所”相关联。

  2.也有人员把美容院当做洗钱渠道,以办卡和消费为由,非法充值百万甚至千万。今年4月,有媒体报道,香港神童平特平特1肖图,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原副主任曹淑杰,花13万元做美容,然后以会议费、稿酬等方式公款报销,被北京高院终审以贪污罪判刑10年。

  通过挪用公款或者用非法所得进行美容消费的案例并不少见,如:北京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法定代表人石永怡,将公款100.26万元转入美容会所,用于美容获刑11年;北京市卫生局机关工会原主席白宏,贪污399万用于美容消费,获刑15年。(编辑 王洁)